白小姐开奖结果|白小姐图解60期
  •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上海溫州,不斷被拉近的遠方

2019/05/19 07:35 來源:溫州日報甌網 編輯:楊凡 瀏覽:2988

從20多個小時的海上顛簸,到3個小時的高鐵車廂,到“同城時代”的互聯互通

編者按 在日前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審議通過,提出把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是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長三角是我國經濟發展最活躍、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的區域之一,而上海是溫州融入長三角一體化國家戰略的“橋頭堡”。接軌大上海、融入長三角,是溫州開創新時代對外開放新局面的重大戰略。

為此,溫州日報推出“對接大上海融入長三角”系列報道,將從交通、產業、公共服務等方面展現溫州與上海從“兩兩相望”到互聯互通的往日今時,助力開創未來兩地“同城時代”新輝煌。

 

溫州離上海有多遠?地理距離是絕對的,450多公里。

而在不同時代的溫州,答案差異卻如此之大:上海之于溫州,是20多個小時的海上顛簸,是六七個小時的高速行車,是1小時5分鐘的空中之旅,是3小時24分鐘的高鐵車廂……不難看出,溫州離上海,正越來越近。

按照規劃,兩地的距離還能更近:溫州已經在打造全國性交通樞紐城市的大藍圖中,明確加快形成通達上海2小時的交通圈。

溫州和上海,沒有想象中那么遠。

原來

上海是航程20多小時的民主輪船

溫州到上海全程316海里,航行時間約24小時。

很多上了年紀的溫州人,比如陳健松,比如張文義,比如沈秀蘭,都對那些年在海上顛簸的20多個小時記憶猶新。

1958年4月17日19時許,甌江上駛來了新中國成立后第一艘從上海來溫州的客輪。“民主四號”輪,能裝載上百人,航行時間24小時。這對于當時被戲稱為“水(溫州話諧音“死”)路一條”的溫州來說,已經是了不起的通途。

最初,“民主四號”輪是5天一個班次,后來又先后有“民主十八號”“民主十九號”等3000噸級新客輪投入運營。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隨著繁新號、榮新號、昌新號、盛新號等3800噸級客輪加入,其航班最盛時達到了每天一個班次,航行時間也縮短為10多個小時。

“從溫州市區的麻行碼頭出發,坐的是民主輪船。”現年72歲的陳健松,還清楚地記得30年多前送兒子去上海上大學的場景。“兒子沒坐過海船,第一次去的路上吐得一塌糊涂。我一邊得照顧他,一邊得惦記隨身帶著的好幾個大包裹,船上人又多又雜,很不容易。”

這條被譽為“黃金水道”的通途上,會聚了來自溫州各個地方的旅客。他們操著瑞安、蒼南、樂清等種種口音,有挑著樣品去外面搞推銷的,也有從上海進貨回溫販賣的。

市民張文義年輕時是一名供銷員,跟所有闖天下的溫州人一樣,他背著行囊,以溫州為起點,走過一段段走南闖北的旅程。從溫州到上海的一趟趟輪船,他帶去的是一份份推銷的樣品,帶回的是家中小女兒最愛的酒心巧克力。

承載著那么多溫州人走入繁華的期盼,當時溫滬船票之緊俏,令沈秀蘭記憶深刻。

“當時三等艙是8元多一張票,四等艙是7元多,五等艙是5.6元一張。”沈秀蘭至今還記得很清楚。五等艙,是沒有座位的統艙票,憑票每人領一條草席當鋪位。而即便是這樣的船票,當時還排隊都買不到,很多人只能去買高價倒賣的黃牛票。

這樣的上海,對于許多溫州人來說,是繁華如夢的上海灘,卻也是難以到達的遠方……

后來

上海是不斷被拉近的遠方

后來,沈秀蘭不再常年來往溫滬兩地,而溫滬線客輪也漸漸不再一票難求。那是因為,溫州的空中有了飛機,陸上通了火車,公路也漸漸伸展開了網絡。這一切,都讓上海的坐標拉近了不少。

1990年7月,東方航空公司MD82飛機徐徐降落在溫州機場,宣告溫州機場通航,也結束了“要出溫州,死(水)路一條”的尷尬局面。溫州至上海是率先開通的航班之一。

1998年6月11日,金溫鐵路正式開通。這條沿江蜿蜒而上的鐵路,讓溫州到上海的時間縮短到十多個小時,也讓更多的溫州人離上海更近了一步。

甬臺溫鐵路和新金溫鐵路,更大大加速了溫州走向上海的步伐。

2009年9月28日,氣貫長虹的甬臺溫、溫福鐵路,以200多公里的時速,穿山越水、北上南下,極大地拉近了溫州與上海的時空距離。

乘坐動車組從溫州到上海的最短行程,約4小時10分鐘。永嘉的朱朱小朋友,當時是5歲,從永嘉站坐上溫州開往上海的D5558和諧號動車組。那是朱朱第一次坐火車遠行,媽媽說她很幸福,因為她坐的第一趟火車就是動車,和媽媽、外公、外婆、太婆一起組成了“四代同堂家庭團”,當天就能直達上海,而不用再體驗外公外婆時代的顛簸海輪,也不用再體驗夕發朝至的綠皮火車。

甬臺溫鐵路長282.4公里,投資163億元,其中溫州段長95公里,投資約63億元。溫福鐵路長298.4公里,投資達到180億元,其中溫州段長69公里,投資約49億元。

2015年12月,新金(金華)溫(溫州)鐵路開通運營,溫州人只需3個多小時,就可抵達上海。

這些投入,讓溫州和上海之間不斷拉近。溫滬的“雙城記”,在越來越發達的交通方式加持下成為可能。

未來

上海是長三角溫滬同城時代的期盼

而今,長三角區域一體化已上升為國家戰略,全面接軌上海、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是溫州再造改革開放新優勢、再創高質量發展新輝煌的重大戰略機遇。

作為長三角區域最南端的城市,溫州更期盼的是與上海“同城時代”的實現。

這需要溫州發力大交通,構建融入長三角的交通網絡。

高鐵時代,溫州將規劃建設甬臺溫、溫福高鐵,推動溫臺市域鐵路對接,提升南北向鐵路通道密度,形成聯通長三角高鐵運輸網絡的主通道,并探索開通至上海的“大站高鐵”。

目前甬臺溫高鐵已在推進前期工作,計劃北接滬嘉甬鐵路,南延至溫州方向,從寧波江北慈城一路南下,一直到溫州蒼南,全長大約338公里,設計時速300公里以上,是一條名副其實的高鐵。

滬嘉甬鐵路是橫跨杭州灣的高鐵大通道,建成后,將大大縮短溫州至上海等地的行程,使寧波納入上海1小時交通圈。目前,溫州到寧波最快的列車歷時1小時40分。由此推算,甬臺溫、滬嘉甬高鐵建成后,溫州至上海將縮短至2小時40分。

接下來,隨著甬臺溫高速復線溫州段、龍麗溫高速文泰段等高速公路的加快建設,一個通達長三角的高速路網也指日可待。

不止如此,在上海,溫滬同城的概念在交通領域正成為現實。

今年4月,溫滬兩地軌道交通二維碼實現互聯互通。這標志著溫州成為繼滬杭甬三城之后,長三角地區第四個實現軌道交通二維碼互聯互通的城市。

互聯互通后,溫州市民使用“溫州軌道”APP不僅可以乘坐溫州軌道交通,還可以在上海刷碼乘坐地鐵,輕松實現兩地軌道交通“一碼”暢行;而上海市民手持“METRO大都會”APP,也能在溫州軌道交通S1線以及后期陸續開通的其他線路同享刷碼便捷。

 

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廣闊平臺上,溫滬從“雙城”到“同城”的生活正在精彩上演。而未來,還將有無限可能……

溫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章映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Copyright © 2009 - 2017 溫州日報報業集團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辦[2001]19號浙ICP備09100296號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2110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白小姐开奖结果